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來源TGBUS原創作者Deky2019-02-07

我們歡迎競爭,但不歡迎壁壘

從2017年6月,《地鐵:逃離》在微軟E3展前發布會上驚艷亮相,到2019年年初,這款原來在眾人口中“買爆”的游戲,突然就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地鐵:逃離》的發行商Deep Silver近期宣布了一系列得罪玩家的決定,讓這款本來關注度并不算太高的游戲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宣布PC版漲價、宣布暫時離開Steam平臺、宣布Epic平臺限時獨占一年,三連宣布一氣呵成,Deep Silver也因此“惡名遠揚”——這一系列得罪玩家的操作,其實用了還不到半個月時間。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咱們先拋開這些售賣上的問題,單獨看《地鐵:逃離》這款作品。比起那些多年光顧E3只會播片的常客,或是空有一個logo標志“畫餅”多年的項目們,這款作品的開發進度,還算是踏踏實實——不過這和“地鐵”IP本身的地位也有著許多關系,翻看開發商4A Games的履歷,你很難找出什么特別光鮮的成績,他們唯一成名的作品,便是“地鐵”系列。

對于更多的玩家來說,先要解決的可能只是一個比較基礎的問題——“什么是‘地鐵’”。

還算不錯的“地鐵”系列

說到“地鐵”系列,這是一系列改編自俄羅斯小說家德米特里·格魯克夫斯基同名小說《地鐵2033》的電子游戲,這位17歲便前往以色列耶路撒冷大學就讀的莫斯科人,畢業之后游歷了從切爾諾貝利事故禁區到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諸多著名地點,在此期間,他還參加了黎巴嫩戰爭的戰地報道工作,可以說他見識太多普通人生活中未曾經歷的光景:災難、奇跡還有戰爭。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而且這些字眼,德米特里是親身經歷過的,而不像大部分人只能從各種信息載體上獲取,所以他從18歲開始寫原著小說《地鐵2033》起,便將自己在現實中所遭遇到的最真實的一面,在經過藝術加工之后呈現在了自己的后啟示錄小說中。

在后啟示錄文藝作品中,“地鐵”與明顯藝術化的“輻射”系列相比,更強調技術本身的“潛行者”系列相比,無論是讀者,還是玩家,能感受到的不是“美式黑色幽默”、“開放世界自由廢土”,而只有兩個字——嚴酷與真實。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同樣是核戰爭之后的一片焦土,“輻射”歷代好歹還能在地面上活動,而“地鐵”,嚴酷的地表輻射直接把活著的人們摁在了由原地下鐵路系統為基礎搭成的避難所中——但是比起代表先進生產力的防務承包商“避難所科技公司”專業打造的各式避難所,“地鐵”中的人們就狼狽的多,這種地下空間十分狹小,只能說湊合著用。

畸形的生態環境,造就畸形的社群關系與經濟形式,最終造就的,也是一個與自然環境一樣嚴酷而真實的社會運行規律,而這點也是地鐵呈現給所有體驗者的核心——讓末世回歸末世,廢土回歸廢土,而戰爭回歸戰爭。或許,只有離戰爭、災難更近的人們才能理解這些文藝作品中常見元素的真實樣貌。

如此的設定,自然在游戲的方方面面想盡辦法限制玩家的行為,無論是當錢使的子彈、隨時會卡殼的槍、還是走出地面就要戴上的呼吸面罩,都在處處告訴玩家,這個世界真實的殘忍——所以,當《地鐵:逃離》第一段預告片中,主角來到地面上,摘下面罩隨手丟下的一瞬間,我突然有一些莫名的感慨,也許,“地鐵”的游戲可能就此會開創一個新的世界。

但是,現在來看,這愿望是完不成了。

從沒有好發行商的“地鐵”系列

從2010年起,“地鐵”系列首作《地鐵2033》首發于XBOX 360和PC平臺,到2019年2月15日《地鐵:逃離》,滿打滿算的9年時間推出了三部正作,一部重置合集,其中《地鐵2033》原版MC評分81分,而《地鐵:最后曙光》的MC評分,也在差不多的分數水平徘徊。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這使用了線性敘事手法的末世游戲,其實并沒有許多人想象的那么出名,與大獎拿到手軟的“輻射”系列正作相比,光媒體平均評分就低了一個5到10分不等,這也與俄羅斯游戲開發者相對粗獷的開發風格有著很大的關系:他們能帶來別具一格的世界觀和氛圍塑造,但很難說,“地鐵”系列作是沒有明顯短板的。

不過,這并不算冤——畢竟當年黑曜石的著名作品《輻射:新維加斯》也因為初版Bug太多影響到了媒體評分。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地鐵”系列的實際境況,也和其發行商一直不太靠譜有一定關系。在2010年的時候,該系列的發行商是老THQ,老THQ一直屬于一線發行商守門員的水平,雖然在不少領域擁有著自己的獨門絕活,比如說即時戰略,但到了21世紀第二個十年,這些領域已經逐漸衰退,用句時髦的話來說,當時老THQ是缺一線頭部產品的。

好景不長,老THQ在一連串失敗運營事件后把自己給搭了進去,宣布破產。老THQ旗下的諸多品牌也被賣給了其他廠商,其中就包括賣給世嘉的水雷工作室、做“黑道圣徒”的系列工作室等等等。

在發行商后院失火的一片混亂中,“地鐵”系列的第二部《地鐵:消失光芒》出爐了,然而這款游戲愣是靠著自己的品質,在美國的首周市場成績打平了前作發售三個月才拿到的銷量。隨后推出的前兩部“地鐵”重置合集,也砍下了150萬的銷量。

而這一次,《地鐵:逃離》離開Steam平臺之后的一系列攪得天翻地覆的操作,同樣來自這部作品的發行商——Deep Silver。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Deep Silver是一家接收了不少老THQ“遺產”的發行商,當時他們與如今的THQ Nordic可以說是競爭關系,只不過當時的Nordic在收購了THQ大部分資產以后,從一個四處收購其他游戲公司資產的販子搖身一變,變成了THQ Nordic,不但讓THQ的名號重現于世,還四處幫助老THQ回收丟掉的資產,頗有一副“Make THQ great again”(讓THQ再度強大)的派頭。

因此,在THQ Nordic龐大的收購名單中,同樣收購了不少老THQ資產的Deep Silver便是其中的選項,2018年2月,Deep Silver的母公司被THQ Nordic正式收購。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可以說,地鐵系列從頭到尾,就沒個太“靠譜”的發行商。

劍指分成,意在利益的Epic

在Deep Silver宣布《地鐵:逃離》Epic平臺限時獨占的同時,原本早已在Steam上開啟的商店頁面也突然下架,各大游戲零售商猝不及防,表示他們在游戲發售才能到貨的游戲CDK只能提供Epic平臺版的,這引發了廣大玩家的強烈不滿,“地鐵”系列前作的評論區也徹底被來自玩家的差評刷爆。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Deep Silver的母公司THQ Nordic以及4A Games紛紛發表聲明表示自己毫不知情,完全是Deep Silver和Epic之間的單方面協議,V社也就此表態,認為《地鐵:逃離》在Steam開啟預售已經有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如今突然下架選擇Epic平臺限時獨占,損害了玩家利益,也對Steam平臺的利益造成了損害。

前文也說過,“地鐵”系列的地位由于開發和發行商的多重因素,其實宣布Epic限時獨占的象征意義遠大于實際意義,這并不是一款頂尖一線游戲,也不是永久獨占,并不是所有人都會因為“地鐵”系列的獨占而下載Epic平臺——“大不了不玩就是了”。

有趣的是,Epic平臺作為PC分發平臺的新貴,最近雖然動作頻頻,卻只能拉來二線發行商手中的大項目限時獨占,在早些時候宣布一線作品《全境封鎖2》Epic獨占的時候,也只是實現了除育碧自家平臺以外第三方平臺獨占業務,其實從Epic重金砸頭部產品的效果來看,相比其掀起的聲勢,其實是有些雷聲大雨點小的意味。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Epic為什么這么針對Steam,不得而知,但我們能從Epic近幾年的運行軌跡中能看出一些端倪。

在騰訊買下了Epic股份前后,Epic整個公司的戰略發生了重大變化,一大批公司元老離職,并大方地把“戰爭機器”的IP賣給了微軟,開始琢磨起免費游戲和游戲渠道業務——比如說《虛幻爭霸》 ,以及沒有大逃殺玩法前的《堡壘之夜》。前者已經在《堡壘之夜》爆紅之后宣布徹底關閉,而后者完全是靠后加入的“大逃殺”玩法成為了歐美新潮流的弄潮兒。

在Epic靠《堡壘之夜》爆紅之前,也有多次對于PC數字游戲發行的“指點江山”,炮轟微軟的Windows 10商店政策以及Steam 30%抽成的不合理性,只不過那時候他們手中沒有任何成功的產品,大家權當失意者的庸人自擾。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現在時過境遷,手握《堡壘之夜》這么一個單個游戲在線人數可以和Steam整個平臺對抗的用戶金礦,Epic趁熱打鐵,讓自己成為渠道提供方,讓自己的路變寬也是一種很正常的的選擇,只不過,這扛起批判30%分成的大旗,有點“正義的使者”的感覺。

Epic游戲平臺的出現本身并沒有改變游戲收入通過渠道商、發行商層層分賬的利益分配方式,挑戰業界30%的抽成公理最多也就是一種優化,而單方面搞所謂PC平臺獨占,長遠來看并不符合大部分游戲商的利益,目前孤島化的運營思路只能證明Epic對自己平臺的綜合競爭力信心不足,還處于前期砸頭部產品賺口碑的時期。

因此,缺乏信心的渠道商和不太“靠譜”的二線發行商聯手,造就這場關于平臺獨占的鬧劇,只不過拿了“地鐵”這樣一個本身質量不錯的IP獻祭,整個鬧劇背后其實和都和開發商無關——那么問題來了,如此影響IP口碑和價值的行為,是否違背Epic“為游戲開發者發聲”的人設呢?

我們歡迎競爭,但不歡迎壁壘

應該不會有人會喜歡壟斷,除了壟斷者自己。

對于Steam越來越無法滿足多元化需求的現狀,自然會出現更多的數字平臺去填補不斷出現的需求空白,這是正常的——比如說GOG平臺,Steam無法實現的DRM-FREE,GOG實現了,這是一件正常且對玩家有利的好事。

“地鐵”逃離Steam,而未來依然“虛幻”

無論多么財大氣粗,都應當將做好用戶服務作為第一要務,如果Epic平臺的定位和Steam一樣,那么沒有討論區、沒有創意工坊、沒有游戲評價區的現實就擺在眼前,也是亟待他們解決的,現在PC用戶已經通過Steam提供的服務明白了一個成熟的、強調為用戶服務的數字平臺與社區應當是什么樣的,如果Epic能提供更好的服務,我相信會吸引到玩家的。

而Epic,從最近幾次的表態來看,并不是很關心用戶體驗,甚至表示未來的Epic游戲評價區可以根據開發者的需求打開或關閉,從而避免報復性差評——何為“因噎廢食”,Epic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現在,Epic只抓著資本層面的事扯虎皮拉大旗,顯然,他們的目標并不是做一個開發者、玩家之間進行交流的平臺,更像是一個冷漠的游戲銷售平臺,開發者來到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有更多的利潤。

實質和Steam定位并不同的Epic又處處針對Steam,這說明什么呢?

說明Epic正在試圖改變用戶使用習慣。

作為中國玩家,我們只需要知道兩件事,一,所有試圖教育玩家的廠商,最后都失敗了;二,Epic商店支持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國大陸除外。(完)

回到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手机赢钱棋牌游戏名字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 球探网足球即时此分 时时彩倍投会赚钱吗 下载彩票365官网下载 澳门二十一点要牌技巧 必赢彩票是什么 摩卡网址是多少 欢乐二人雀神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