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來源TGBUS原創作者北落師門2018-10-22

《王權的隕落》不是一部RPG,它是一款堪比象棋的策略游戲。

自古以來,人類就一直在探索完美模擬戰爭的方法,用棋子(以及卡片)來模擬軍隊、用棋盤來模擬戰場幾乎是不可避免的步驟,衍生自古印度恰圖蘭卡的各國象棋無疑是其中的最佳方案之一。隨著歷史的進程,這些象棋的規則已經很難發生任何改進了,——諷刺的是,象棋中的優秀代表,中國象棋也好、日本將棋也好,都是通過修改恰圖蘭卡的原始規則使之更符合本國人習慣從而流行開來的——設計者們另辟蹊徑,提出了很多其他模擬方案,比如著名桌游《權力的游戲》、《戰鐮》等。如今,以RPG聞名于世的CD Projekt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這就是《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對,《王權的隕落》不是一部RPG,它是一款堪比象棋的策略游戲。這是筆者在奮戰了十數個小時之后給《王權的隕落》貼上的第一個標簽。雖然它在GOG.com上被標以“角色扮演”的分類,CD Projekt也一直在強調說它“是一款以《巫師》世界為背景的單人角色扮演游戲”,但《王權的隕落》確實是一款回合制策略(非要追究的話,戰術更準確)游戲,它在局部戰役的模擬、戰斗場景的模擬方面可謂當世一絕。

《王權的隕落》不是“巫師5”(“巫師4”是《血與酒》),而是“巫師戰略版:王權的隕落”,它必將在整個《巫師》系列中寫下重要的一筆。

為什么說《王權的隕落》是一款策略游戲

早在《巫師3:狂獵》發售時,CD Projekt RED(CD Projekt RED為CD Projekt S.A.領導下的團隊,本文無意深究其組織關系,以下將此兩家公司均簡稱為CDPR)便已宣告這是屬于杰洛特的最后一個故事。CDPR對待IP的態度是令人欽佩的,他們沒有因為“巫師三部曲”取得巨大成功便要繼續消費杰洛特和希里,而是積極開發新IP(《賽博朋克2077》),同時響應群眾的呼聲把《昆特牌》獨立了出來。當時,CDPR就已經宣布要給《昆特牌》制作單人劇情,主角也確定是原著小說中的“白女王”米薇。

但這就可以慣性地認為《王權的隕落》也跟《巫師》系列本體一樣是RPG嗎?那可就錯了。《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不具備RPG的基本要素:人物數值養成。玩家扮演的是米薇女王不假,但女王自己是沒有等級的,戰斗獲勝取得的是資源或特殊卡牌獎勵,而非經驗值。相反地,策略游戲(或者具體點說,戰略游戲)的核心要素在游戲中都能找到。游戲中的資源分為金錢、木材和兵員三類,用于建造和升級“基地”(《王權的隕落》中表現為軍營,包括中軍帳、工房等等)、攀升“科技樹”(解鎖buff和卡牌)以及“造兵”(合成卡牌),這些資源可以通過在大地圖上搜索、收集,也可以通過完成任務和戰斗獲得。此外還有一些珍貴的寶箱,打開后可以獲得能在多人模式下使用的卡牌。總之,與其說玩家操控的是米薇女王,還不如說是操控女王的部隊。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王權的隕落》的大地圖延續了整個《巫師之昆特牌》的畫風,地圖風格和人物立繪其實很像黑馬版《獵魔人》系列漫畫的“美漫風格淡化版”,對于看膩了寫實派和卡通派的廣大玩家來說也算非常有吸引力了。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至于戰斗部分,《王權的隕落》就更加策略了。用卡牌來模擬戰斗并非CDPR原創,《太閣立志傳》系列和《命運之手》系列都有過這種形式,但從來沒有哪一款游戲能像《王權的隕落》一樣,如此完美地用棋子(或卡牌)和棋盤模擬戰場上的瞬息萬變。

《王權的隕落》的設定中,敵人據點是不可以反復刷的,而且一張大地圖走完,迎來最后的劇情后,這張大地圖就不能再回來了。這就意味著整個游戲里“打牌”的次數其實是有上限的,而這些牌局中,真正遵循“三局兩勝”規則的只占很少一部分,更多的是設定好的劇情戰役,玩家用自己的牌組或者預設的特殊牌組來跟AI進行一局決勝負的較量,非常策略游戲。

舉個例子,故事中米薇女王趕到德拉沃格瑞,發現此城已處于尼弗迦德人圍攻之下。于是雙方開打。戰場安排方面,尼弗迦德已經有三張投石機卡牌(每一架投石機的特殊能力都不同)和一張“首領”弗林姆德(當然,這位尼弗迦德將領有著非常恐怖的特殊能力)。除了正常打牌贏下對面,玩家還可以選擇消滅弗林姆德卡牌直接獲勝,可以說是完美還原了一場局部戰役。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再比如這場逃亡戰,玩家需要在這么多出口中蒙對正確的出口,選錯了就會翻出一張敵軍,同時對面還會不停往戰場上打出卡牌,正所謂“前有埋伏,后有追兵”。根據劇情設定,米薇女王會有援兵趕到,所以在打出僅有的三張手牌后玩家手中會立即增加一大摞手牌。戰局的變化加上角色的對話串聯,這種“劇情演出”的效果令人驚喜,這是玩其他戰略、戰術類游戲很難找到的新鮮感。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除了軍隊作戰,《王權的隕落》還能模擬其他戰斗情景,比如獵殺蝎尾獅: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蝎尾獅被切分為六部分,每砍掉它的一部分身體(消滅一張卡牌)就會對它的頭部造成傷害,而頭部戰力歸零就算玩家勝利。對面從一開始就處于放棄出牌階段,但是身體的每一部位(每一張已經放置的卡牌)都擁有特殊的被動技能,會對玩家放在場上的卡牌(也就是米薇女王的部下了)造成影響。整個戰斗似乎變成了一場回合制RPG游戲的BOSS戰(《女神異聞錄5》斑目即視感有沒有),是集中火力砍殺頭部,還是對著肢體一個一個來,全看玩家的策略。

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么多預設的戰役情景,居然很少有雷同的,清理落石、抓瘋牛、救人等等類型繁多,讓人大呼過癮。CDPR這兩年(歐洲中部時間2016年10月25日,《巫師之昆特牌》開始內測)真的是下了功夫了。

還是純正《巫師》味兒

拋開核心元素,《王權的隕落》在劇情方面仍然是純正“巫師味”。《王權的隕落》包括五張大地圖(萊里亞、亞甸、利維亞、瑪哈坎以及安格林),數十個支線任務,CDPR號稱探索完整個故事需要30小時以上。以筆者的經驗,游戲時長8小時的時候僅僅探索完萊里亞,所以說在內容方面大家可以妥妥把心放回肚子里,波蘭人什么時候在劇情上縮過水?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王權的隕落》有共計20種以上的世界結局。所謂“世界結局”的意思是故事結束時的世界狀態,這是由每個人的結局、每個國家的最終狀態進行排列組合之后得出的結果。比如在《巫師3:狂獵》中,希里當上尼弗迦德女皇、杰洛特與葉奈法在一起、凱拉存活、拉多維德被刺殺……等等結局結合起來,這叫做一個“世界結局”。可見《王權的隕落》中米薇女王是否復國、第二次北境戰爭的結果等狀態不會有太多太多可能的結局,但肯定足夠玩家去盡情體會了。這么多結局(再加上75條以上的支線任務)的達成是根據玩家在故事中的選擇來決定的。《王權的隕落》的選擇風格延續了《獵魔人》原著小說和《巫師》三部曲,突出了“兩害相權”,專治強迫癥玩家。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除了這些老味道,《王權的隕落》在敘事上則跳出了杰洛特的視角,引入了一位“講述者”,全程以講故事的口吻在敘述,增添了一番歷史厚重感。或許也是因為《王權的隕落》的策略意味更濃,更適合以旁觀者的角度體會整篇故事。

白女王的故事

《王權的隕落》的主角“白女王”米薇在原著小說中其實出場寥寥,三部曲游戲中更加沒有她的蹤影。第一次北境戰爭中,辛特拉的卡蘭瑟王后與城共存亡,米薇成為北方諸國唯一的女性統治者。1267年7月,尼弗迦德人突襲萊里亞和利維亞,第二次北境戰爭爆發。尼弗迦德軍隊迅速包圍并占領利維亞,米薇女王向北撤退,聯合亞甸王國,但聯軍在艾德斯伯格被擊潰,尼弗迦德大軍隨即攻克亞甸首都溫格堡(《巫師3》中譯為“范格堡”)。米薇女王重整旗鼓,召集了帳下殘兵敗將以及當地的傭兵和強盜,撤退至瑪哈坎山區,隨后利用安格林茂密的森林對尼弗迦德占領軍展開游擊戰。在布倫納戰役(這場戰役中,北方聯軍大獲全勝,尼弗迦德主力遭到重創,第二次北境戰爭大局既定)之后,米薇領導游擊隊對撤退的尼弗迦德部隊展開追擊,將其驅逐出北境。

在《獵魔人》系列小說中,米薇女王有三次主要出場。第一次是長篇第一部《精靈之血》,米薇女王出席了北方諸王在龐塔爾的哈吉要塞進行的密會。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是探討南下穿過雅魯加河收復辛特拉的計劃,并探討希瑞(希里)的婚配問題以及恩希爾等人追逐希瑞的原因。他們當時并不了解這位“辛特拉幼獅”真正的價值(長者之血),僅僅認為希瑞的夫君將成為辛特拉的合法君主而已。

米薇女王的第二次出場,則是在長篇第三部《火之洗禮》。八月底,杰洛特、丹德里恩、雷吉斯、卡西爾、米爾瓦等一行人在安格林橫渡雅魯加河時不慎被卷入一場尼弗迦德人和萊里亞游擊隊在橋上的局部戰役,杰洛特等人在幫助北方人擊退尼弗迦德軍隊后,發現萊里亞游擊隊的領導人正是萊里亞和利維亞的女王米薇。也正是在這里發生了著名的一幕——米薇女王的騎士雷納德·奧多代替掉了幾顆牙的“白女王”給杰洛特進行了騎士冊封,將其正式冊封為騎士“利維亞的杰洛特”。之后,杰洛特一行人跟隨萊里亞游擊隊行進,直到游擊隊的前進方向不再指向他的目的地。杰洛特等人盜取了數匹好馬和不少補給,逃離軍隊。為此,米薇女王認為杰洛特是個叛徒,“每次聽到他的名字都要咒罵一番”(《巫師2:國王刺客》)。

米薇女王的最后一次出場是在長篇第五部也是系列小說的最后一部《湖中女士》里,布倫納戰役后她參與了辛特拉合約的制訂,這次和平條約一直維持到《巫師2:國王刺客》尾聲第三次北境戰爭的爆發。

米薇的第一次和第三次出場都是作為北方諸王中的一員參與首腦會議,兩次出場的描寫重點也都在政治角逐。而白女王的第二次出場在原著小說中只占了四五頁,僅僅出現于雅魯加河橋上之戰的尾聲,主要作用也不過是為了交代故事大背景(第二次北境戰爭的爆發)、為杰洛特的尋女之路增添一些劇情,但這次出場的前后確實是打造昆特牌戰役劇情的絕佳素材。首先,萊里亞游擊隊的形成和戰斗路線在原著小說中基本上是側面描寫,缺乏細節,這給了游戲編劇很大的發揮空間;其次,扮演君主、軍隊指揮官也給了玩家不同于杰洛特的觀察視角,玩家可以跟北方諸王、恩希爾大帝談笑風生,不再是一個“中立”的旁觀者。這兩點,讓《王權的隕落》幫助CDPR打開了策略游戲的大門,一款劇情豐富的戰爭模擬游戲就此誕生。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的故事正是從米薇女王第一次出場后開始,——講述者告訴玩家,米薇女王帶著雷納德·奧多等少量隨從離開哈吉要塞回國——按照我們已經知道的五張地圖來看,《王權的隕落》整個故事脈絡基本上是在講第二次北境戰爭米薇女王的戰斗歷程,那么雅魯加河橋上的這場戰役必然會得到CDPR的重點照顧,我們可以期待一下那位白發蒼蒼的老朋友了。

回歸初心

伴隨《王權的隕落》同步面世的,是《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版本。《王權的隕落》中的昆特牌相對舊版本可以說是面目全非,肉眼可見的變化比比皆是:

  • 牌桌上的戰列不再分近戰、遠程和攻城,而是分為近戰和遠程兩排。這給昆特牌帶來了更多變的戰術。之前分三列時,其戰術影響基本上就是兵種的放置戰列(開始時作為松鼠黨陣營的最大優勢存在,然而在最近的版本中所有卡牌都已經可以隨意放置戰列了)以及個別卡牌對對方卡牌進行位移并造成傷害(比如阿爾德法印)。而現在的兩排戰列,意味著一些卡牌可以在兩列之間來回移動,這來回移動就大有文章可做了。比如萊里亞陣營有一張卡牌“車堡”,每有一張卡牌放入其戰列便可以為其增加一點護甲,這樣可以利用一些卡牌的放置和來回移動給車堡卡增加護甲。

  • 卡牌去掉了對金、銀卡的數量限制,改為增設人口上限,相應地,普通卡牌也都擁有了“人口”這一屬性。是不是非常戰略游戲?

  • 加入了“旗幟卡”和“飾品卡”的設定,二者均不占人口。旗幟卡在牌組中只能有一張,可以常駐戰場上(也就是擁有“堅韌”屬性),開始時米薇女王只有一張萊里亞旗幟,之后可以通過完成支線來獲得更多旗幟卡,也有點像《巫師3:狂獵》中的“戰利品”。飾品卡則可以通過在“軍營”中升級來增加欄位,舊版本中的稻草人、天氣卡等等都屬于這一類。牌組中的旗幟卡會常駐戰場中,而飾品卡會固定出現在每局的十張初始卡牌里。

  • 在標準局中,初始十張卡牌抽取完畢后,玩家可以更換六次手牌。每小局結束后可以抽三張新的卡牌入手。

  • 增加了新的卡牌屬性,其中最重要的是“指令”。雖然每一回合仍然必須打出一張卡牌,但擁有“指令”屬性的卡牌,可以打出特殊技能,而打出時機由玩家決定。這樣玩家可以在某一回合連續發動技能,給戰略戰術帶來巨大的變化可能性。雖然絕大多數卡牌的指令只能發動一次,但是另外還有一些卡牌擁有“刷新”其他卡牌指令的能力。

  • 領袖卡不再是一張“卡牌”,領袖的3D形象會直接出現在戰場上,領袖的主動技能通常也是“指令”屬性,而且有技能冷卻時間。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至于其他一些特殊卡牌,大多數顯然是為了劇情和戰役需要而設計的,不太可能放入回歸初心版多人模式中。但就以上這些變化,已經可以說天翻地覆了。筆者試玩的感覺就是節奏更快、變化更多、更好玩,至少要比舊版爽快太多。至于實戰效果如何,我們靜待24號回歸初心版的上線吧。

波蘭套娃

其實當兩年前CDPR說《巫師之昆特牌》會有單人戰役時,大多數媒體和玩家都以為這無非就是個讓玩家熟悉卡牌和玩法的簡單附帶模式,所以當GOG.com上29.99美元(198元人民幣)的定價出來時,包括筆者在內很多玩家都感到大吃一驚。但在試玩之后,筆者認為這一“次3A”的定價非常合理甚至有點便宜,因為這不是一款小型DLC,這是從誕生自《巫師3》的《巫師之昆特牌》中誕生出來的大型獨立資料片。另外,蓋婭互娛代理的國服版本還有70元的預約優惠券,國服版《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堪稱超值。

新版昆特牌和《王權的隕落》在10月24日同步上線,CDPR也對吸引新老玩家非常有信心。從筆者的角度來看,不論你玩不玩“昆特牌”,——你甚至可以完全沒玩過《巫師3:狂獵》——都值得嘗試一下這款“卡牌策略游戲”。

我們可以期待一下CDPR將來在《巫師之昆特牌》中的動作,或許他們會在后續的游戲里復現完整的第二次北境戰爭呢。

《王權的隕落》開啟策略之門,《巫師之昆特牌》回歸初心

感謝蓋婭互娛提供的測試賬號。

  • 本文主要內容是對《王權的隕落》的測評,無意深究即時和非即時的戰略游戲與戰術游戲之間的區別,也無意窮舉此類型的代表作,更無意撰寫戰爭游戲史,《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也非傳統意義上的戰略或戰術游戲,用“戰爭模擬游戲”來概括也略為狹隘,或許與之“策略游戲”的模糊分類更為恰當。

  •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將于10月24日上市,蓋婭互娛代理的國服將和GOG.com同步發售,PS4版本和Xbox One版本則會在12月5日面世。

  •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國服版依賴于《巫師之昆特牌》啟動器和《巫師之昆特牌》本體,擁有全程簡體中文字幕翻譯及簡體中文配音。


回到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 用什么方法压大小稳赢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百汇电玩城龙虎下载 体育比分及时比分 买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乐百家官方首页手机 北京pk拾赛车官网 秒速时时选开奖结果